人民币加入SDR:未来9个月的检验

作者:365bet手机在线注册    发布时间:2019-12-01 04:25    浏览::

2015年12月1日,注定要被写入世界金融史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董事会会议决定把人民币纳入到SDR货币篮子。人民币紧随美元和欧元成为第三大储备货币,在篮子中占比10.92%。

上个星期,我去了趟布拉格出差。在研究所的临时办公室看到一张英文书写的发货清单。布拉格的这家研究所从长沙某铝材加工厂购买了一些不同厚度的铝板。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交易结算的货币是美元。长沙这家公司使用的本币是人民币,而捷克这家研究所在当地使用的本币是捷克克朗。可是在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大家都选择以美元计价进行交易。联想到几个月前,我找台湾的一家公司购买一些阀门,他们发给我的报价单也是以美元作为交易结算货币。而台湾使用的是台币,我在荷兰使用的是欧元。面对人民币,捷克克朗,台币,欧元的时候,大部分跨国贸易的结算仍然选择的是美元。为什么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美元了?我想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北京时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宣布,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成为可自由使用的货币。根据IMF介绍,SDR篮子货币中,美元比重将为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2016年10月1日起生效。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即将召开执董会议就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构成情况进行非正式讨论,届时IMF专家会向会议提交专业评估报告,执董会议则可能在今年秋天对可能的调整做出正式决定。在3月26日发表的《人民币叩响SDR大门》报告的基础上,我们对若干后续问题进行一个回答。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历史上,还从未把一个发展中国家的货币纳入到世界顶级的货币系统中。在会议上,很多董事在发言开始 时就说,今天将是一个历史性时刻,他们很高兴有机会参与到会议讨论并见证这个历史。董事会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技术报告给予了高度评价,在经过一个全面、 仔细、认真的评估后最终得出结论:人民币满足了贸易的标准,也满足了自由使用的标准,建议董事会把人民币纳入到SDR。董事会对中国政府和人民银行在过去的一年里密集地进行一系列改革给予了高度赞誉。因为人民银行的改革帮助人民币加入SDR后可以有效地运行、落实和实施。由此,董事会给予了决定,通过让人民币加入SDR,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时刻。

1.首先美国靠谱。电影《战争之王》里,非洲某军事独裁者问军火商是要他发行的货币,还是要用钻石来支付。军火商当然是要钻石了,因为独裁者不靠谱。过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现在全世界的货币几乎都是法定货币,即以国家信用做背书,强制推广使用的。哪天一个国家倒了,那么它过去发行的货币也就成了废纸一堆了。比如民国倒了之后,我们也就不用金元券,改用人民币了。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把资产换成美元储存是不需要太大勇气的,甚至由于美元进入加息通道,还有投资价值。可是让我们换成朝鲜货币的话,恐怕没几个人有这个胆量。当今世界,放眼望去,美国恐怕仍然是最不容易崩溃的国家。于是美元自然也就成了最靠谱的货币,不会轻易地变成废纸了,所以各个国家及其民众才愿意接受并持有美元。

简单点说,加入SDR后,今后出国购物、旅游时就不用提前换外汇了,是不是更方便了?下面是人民日报整理制作的关于SDR的科普宣传图,大家不妨学习下。

SDR是由IMF创建、分配和维持的一种补充性国际储备资产。它也可以在IMF的机制内充当支付手段和记账单位。

人民币加入SDR是中国、是IMF、是世界的共赢。

2.美元的币值稳定。虽然说美元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也是一路贬值。今日的一百美元,相较于十年前,也是大大地打了折扣。可是相对于其他国家发行的货币,美元还是要稳定得多了。津巴布韦币这种奇葩就不说了,就是相对于欧元,人民币,日元等等,美元也算得上是高富帅了。如果说我们去年和俄罗斯人生意,我们接受俄罗斯的卢布作为支付货币。那么到了今年,我们就要哭死了。虽然说卢布没有变成废纸,还能用。可是一年不到贬值超过50%,我们和俄罗斯人做生意要有多高的利润才能弥补卢布贬值造成的损失。说到这,下次再和俄罗斯人,印度人做生意,咱们还是要以美元结算的。

SDR本身不是货币,也不是对IMF的要求权。它是会员国对其他会员国或IMF指定持有者的潜在要求权,会员国在需要时可将所持SDR换成相应数量的“硬通货”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IMF贷款。因此,SDR的本质是应对国际流动性短缺的一个风险共担机制。SDR按各会员国在IMF所占份额进行分配。私人部门不能持有,也不会使用SDR。截至2015年3月,IMF分配给会员国的SDR总额达2,040亿份。

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说,人民币加入到SDR更加大了SDR的代表性和平衡性,使成员国在使用SDR的时候有更平衡的风险规划,也给了成员国更 多选择。这就代表了SDR这个国际货币基金的计量单位更广泛的国际性和代表性,也代表了国际基金货币组织本身治理机制的重要改革,所以是IMF的胜利。

3.美国经济体量大,美元兑换方便。世界上也有一些国家看起来政治稳定,币值也很坚挺。比如新加坡的新币,瑞士克朗等。但是为什么这些国家的货币没有成为结算货币了?原因是因为这些国家的货币都是“小盘股”,进出都不方便。举个例子,有个商人要从新加坡进口一批货物,需要支付十亿新币。如果是以新币结算,这个商人可能把市场上全部流通的新币都买光都不一定能够凑够这十亿新币,而且由于这样大笔的购汇,一定会短时间把新币的汇率拉抬得很高,购汇的成本很高。另一方面,假如我国商人出口了一批货物,收到了十亿新币的货款,可是在国内用的是人民币啊。要把十亿新币在外汇市场换成人民币又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又会造成新币的暴跌。而美元就不会了,美国十几万的GDP,甭说十亿美元,市场频频出现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并购也没有出现支付的问题。

SDR的价值由包括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在内的一篮子可自由使用货币决定,该四种货币所占的权重分别为41.9%、37.4%、11.3%和9.4%。SDR也有利率,每周确定,其中利息由SDR持有量少于所分配量、即借入储备的会员国向储备借出方支付。

这是国际经济金融界的胜利,因为国际金融市场历来都关注和欢迎中国的人民币加入国际金融体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民币加入SDR有助于国际金融 市场的深化和发展,有利于开发出更多以人民币为计价单位的产品。这对全球金融市场多元化的深化和发展都有积极的意义。人民币加入到SDR之后,国际地位提 高,这对于全球建立金融安全网也有帮助。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拥有者,已经变成了最大的资本输出者之一。人民币加入到SDR后也有利于SDR更好地 帮助建立国际金融网,所以这是一个世界的胜利。

说完以上这些,应该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国际贸易中,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以美元作为结算货币了。这不是美国人拿枪逼着每个国家以美元结算的。而是交易双方的每一个人权衡利弊,相互比较,基于自己的利益做出的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而不是看美国人的脸色。

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重要吗?

人民币加入到SDR是中国的胜利,因为通过SDR把人民币带到了国际金融舞台的中心,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的发展和变化。以往的很多经验和教 训都告诉我们,在一个国家的金融改革和深化过程中,如果只有微观的金融产品、市场和监管的改革,而没有宏观的金融框架和货币政策改革,包括利率、汇率政策 以及整个货币体系改革,市场的风险会很大。人民币加入到SDR,中国对货币的政策和体系进行了根本性的改革,这为中国金融改革和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 础。

最近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声音很多,似乎国内有很多人很关心人民币能否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首先,我觉得人民币加入SDR应该是很快的事情了。原因很简单,江湖地位决定的。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故意忽视房间里中国这头大象是不可能的。到了哪个份上,享受哪个待遇,天道使然,美国和日本也拦不住。问题是加入SDR可不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就完成了哦。日本好多年前就加入SDR了,可是到现在仍然被美元,欧元远远甩开。甚至眼瞧着人民币都后来居上了。一个国家的货币要想成为事实上的国际储备货币,最重要的不是加入哪个组织,而最根本的是要回到我前面所说的美元之所以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那几个因素。首先国家是否能够长治久安,能给其他国家长期持有的信心;第二,币值是否稳定,像俄罗斯卢布这样大起大落是不会给其他国家以安全感的;第三,经济能否长期发展,保持活跃的国际贸易,有买有卖才有人要用到人民币;第四,人民币要能方便地自由兑换,像现在每人每年只能兑换五万美元的政策要改一改。只有当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觉得人民币靠谱,觉得持有人民币是安全且方便的,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给世界带来的好处更多一些,人民币才可能成为事实上的储备货币。反观一下,人民币做到了几条?中国努力了这么多年,世界都还没有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由此可见西方世界对我国目前的观感是不怎么好的。人民币要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不仅仅经济,连同政治生态,制度建设和国民的素质都要赢得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信任。陈志武先生的一句话大概可以对这一段做一个注脚,“当人民币不光在名义上成为一种国际货币,而且让各国接受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储备货币,到那个时候,在上个世纪末期或者从19世纪开始的现代化进程才算真正结束了。”

SDR货币篮子的构成每五年评估一次,所以如果今次未能入选,人民币至少需要再等五年才有机会被考虑。自从SDR与黄金脱钩、于1981年以一个固定的货币篮子重新定义以来,还没有新成员加入它的货币篮子。欧元在1999年仅是替代了原有的德国马克和法国法郎而成为篮子货币。如果人民币今年成功加入SDR,它将是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第一个真正新增的篮子货币,也将是第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SDR货币。这将是国际货币体系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